可信赖的电量隔离测量方案供应商安全/隔离/更可靠的电流电压传感器
24小时定制电话:010-89494921
传感器定制

当前位置: 首页 » 柏艾斯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能源转型已进入量变到质变拐点

能源转型已进入量变到质变拐点

返回列表来源:柏艾斯 发布日期:2021-03-05 09:39:42浏览:-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能源转型已进入量变到质变拐点扫一扫!

中国储能网讯:2020年是极不寻常的一年,突发疫情并全球蔓延对人类社会做了一次全方位的极限测试,尽管多种疫苗已经应急使用,但至今测试仍未完成,多国政府是以“紧急使用”名义批准使用的。作为当今社会最重要的行业之一的能源行业,尤其是石油天然气产业也经历了极不寻常的一年。沙特与俄罗斯开打石油价格战、国际油价有史以来首次负价格、OPEC+启动大减产行动、全球最大非国有石油天然气生产商、美国曾经最赚钱的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被移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欧洲IOC(InternationalOilCompany)纷纷宣示开始向IEC(InternationalEnergyCompany)转型、国际金融资本纷纷明确表示不再投入石油行业。 


美国大选结束,拜登政府上台,虽然社会分裂仍在加深,但限制化石能源、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将再次成为美国新政府能源国策的走向已经清晰可见。欧盟2050碳中和已在法律层面达成一致,中国明确宣布2030排放达峰2060碳中和。这一切都昭示着能源转型已经入质变阶段,化石能源将渐渐退出能源舞台中心,可再生能源将成为未来增长最快的新能源,电力终将成为终端能源消费结构中比重最大的能源。 


转型趋势:油退电进 


未来能源市场将由谁唱主角?资本市场和传统能源企业做出了选择,那就是电力能源、可再生能源和储能(氢能为一种储能形式)。谷歌、亚马逊、苹果和阿里等电力消费大户的巨头科技公司正在引领“绿电消费”的新潮流。受到疫情的冲击,全球石油市场进入长期供大于求的全新周期。尽管化石能源仍是能源主体,但随着石油消费峰值的到来,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和碳中和越来越成为各国政府制定政策的基本概念和指导思想,能源改革势在必行。


 以全球五大(荷兰皇家壳牌集团、法国道达尔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国雪佛龙公司、英国石油公司)为代表的跨国石油公司在疫情影响下都遭遇了巨额亏损,埃克森美孚甚至被移出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资本市场转而青睐电力能源。欧洲石油公司纷纷发布激进转型战略,转型为国际综合能源公司,金融资本大规模进入电力行业,撤出石油行业。疫情之后人的社交模式将发生重大改变,全球再电力化将再度加速,可再生能源和电力领域将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


 BP、壳牌、道达尔等欧洲IOC加速转型电力公司的基本逻辑是:为实现2050年碳中和(气候变化升温1.5度)的目标,可再生能源必须较2019年增加400%,而化石能源必须减少75%,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增加至40%以上,是现在的2倍左右。石油公司不仅要在自身的生产作业中减少排放实现碳中和,给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要逐渐做到零排放和碳中和。


 能源行业体量巨大,转型投资需求巨大,需要大批专门人才和全球化知识。跨国石油公司体量巨大,对能源转型有全球眼光、知识、人才和运作能力。30年的时间对任何全球规模的事业而言,都是弹指一挥的“瞬间”,所以转型必须加快,刻不容缓。IOC自身的体量也很庞大,转型不易也需要巨大的资源投入,更需要找到可以容纳自己巨大身躯的规模足够的新产业和完成转型的足够时间。IOC们的转型也是一场生死存亡的与时间与对手的激烈竞争。


 美欧分歧:拐点已现 


在欧洲同行们纷纷宣示加快向新能源转型的时刻,长时间公认的石油行业龙头老大埃克森美孚表态:认同化石能源使用是碳排放的重要来源,将会重视和采取足够措施减少生产作业过程中的碳排放,但石油天然气仍将是人类不可或缺最重要的能源资源,未来20年人类需要石油天然气的总量(绝对数量)还会增加。 


2015年以来石油上游投资已经明显减少,可能造成未来供给的不足。目前上游勘探开发和生产成本已经比2014年下降了25%-75%。技术进步使得美国二迭盆地致密油的投资回报率正在逐步提高,投资回报周期也明显缩短。近几年发现的大型深水油田也让公司在竞争中处于相当有利的地位上。 


为了保持公司优异的投资回报、持续增长的股东回报和可持续的公司发展目标,公司将继续把石油天然气作为公司的主要业务,埃克森美孚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是一家IOC。雪佛龙公司,市值已经超过埃克森美孚,目前把自己定位在IOC和HEC(HumanEnergyCompany)上,我没有读到公司对HEC(人类能源公司)的具体定义和解释。我认为雪佛龙公司目前把自己定位在BP等欧洲IOC和埃克森美孚之间,更靠近IOC一端。 


主要跨国石油公司发展战略出现了明显的分异,这事实上是世界能源转型拐点出现的一个重要信号。欧洲IOC们普遍向可再生能源和电力转型的取向与欧洲政府和民众对转型的积极政策和推动有关,而美国公司仍然定位在IOC的主营业务上与美国的资源禀赋、股东的期望,并与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和政策取向密切相关。拜登政府支持可再生能源、支持减少排放和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态度可能加快美国IOC向IEC转型的进程。 


在未来30年,能源转型的重要标志是人类新增能源消费主要来自于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气的绝对消费量还会增加,但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会逐渐下降。IEA预计2040年油气在能源中的比重约为53%,比2019年的54%下降一个百分点。石油消费量将在未来数年中达峰,激进的BP宣告,“石油消费已在2019年达峰了”。 


我没有那么乐观,一是中国印度和许多发展中国家还在工业化发展阶段,需求还未达峰;二是对规模巨大的油气消费量的替代,需要一个过程;三是能源完整体系还并未完成构建。当今的世界还是油气时代,油气在能源占比重约为54%,而加上煤炭化石能源的比重更高达80%。由于技术进步、环境压力、大国政府政策层面的推动和金融资本的追捧,世界能源转型已经越过从量变到质变的拐点。


 转型趋势不可逆转 


欧洲在能源转型是先行者,尽管过去四年美国特朗普强调自己是“站在匹兹堡而不是站在巴黎讲话”,特朗普试图拯救美国的煤炭工业和锈带。但结果是2019年,美国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首次超过了煤电。能源转型是人类文明进步推动的,是技术进步推动的,是趋利避害的人性推动的,任何政治家都不可能逆转能源转型的大趋势。在中国今天能源结构中煤炭还占有58%的比重,在世界大国中能源转型的难度最大,实现2030排放达峰2060碳中和的目标留给我们的时间很短了,能源界首当其冲任重道远,需要举国之力砥砺前行努力奋斗。 


近期,美国资本市场发生了一件超乎石油界和能源界想象,而在资本市场上又是合符逻辑的事件:号称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公司——新时代能源公司(NextEraEnergyInc.)市值超越了艾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成为了美国能源行业的新老大。该公司超越石油行业老大老二的时点,就在埃克森美孚被道指除名之“震撼时刻”。能源转型从量变到质变拐点出现,金融资本也是驱动力之一。 


新时代能源公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洁净能源生产商。该公司旗下美国佛罗里达电力和电灯部门成立于1925年,现有客户500万,是美国目前最大的电力生产和零售商,旗下海湾电力公司为47万佛罗里达州客户提供服务。该公司2015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5亿美元和192亿美元,2019年净利润为34亿美元。公司报告称2019年公司股票每股盈利7.82美元,未来每股年盈利增长可在10%以上。反观传统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为2556亿美元,仅次于2018年的2793亿美元,为5年来第二高收入纪录,但净利润为143亿美元,创5年来倒数第二排名。随着公司债务创下263亿美元的新高后,股东们开始怀疑公司能否支付过去期待的高分红了。 


从公司规模看,埃克森美孚的营业额和净利润分别是新时代能源公司的13倍和4倍。但在过去10年,埃克森美孚的股票下跌了50%,仅2020年就比2019年同期下跌了58%。反观新时代能源公司,2020年的股价较2019年同期上升了24%,过去5年上升了190%,过去10年增长了430%。从股票价值增长性的角度看,前者在快速下滑,后者却在快速增长。对投资人而言,选择不言而喻。


 中国如何应对? 


能源转型大势不可逆转,中国应当如何应对?当前,中国已经进入能源发展的第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基本任务是提高生产能力、增加供给、保障需求,而现在则是要加快能源结构转型、提高运营效率。但是中国能源转型到目前依然仅靠政府政策这只手运作,资本市场并无太多的表现。新时代能源公司能够摘下美国能源行业最大市值的桂冠,靠的是能源转型拐点出现、金融资本助力和企业家作为。


 同在能源转型新格局下,中国并不缺乏资本和市场需求,最缺乏的是企业家和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长期以来,中国能源行业的绝对主角是“三桶油”。“三桶油”目前未制定整体转型战略,仍在增加油气产量。当然,“三桶油”改革决策权不在企业内部,其经营、投资和战略驱动并非自于市场压力和竞争,其第一要务是保障国家油气供应,这么做无可厚非。但从发展角度看,“三桶油”亟需找到新的发力点,才能具有持续市场竞争力。“三桶油”虽然都有积极开拓氢能、地热、海洋风电等可再生新能源的意愿和宣示,但仍未有大规模进入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具体规划和实际投资行动。 


某种意义上,石油天然气在中国仍属于“战略物质”,在国家能源安全顾虑中,权重最大的依然是油气。这有资源禀赋的因素,也有思维惯性、产业惯性及集团利益的原因。恐怕也不能排除历史文化因素的影响,翻开著名的《盐铁论》,关于官营私营争论的要点和背后的逻辑,到今天似乎还都是鲜活的。


 中国油气行业规模巨大,转型需要巨大的投资、创造新的巨大的转型空间和相当长的时间。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尚未完成,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和碳排放国家,经济体量世界第二,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客观上都给油气行业的转型提供了可能的机遇。实现排放达峰和碳中和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新拐点,只有油气行业的转型是不够的,更需要包括煤炭、电力在内的整个能源行业携手并肩共同努力才能实现能源转型的目标。从目前的状况看,能源板块内的几大行业还只是“山下征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但“枯木朽枝齐努力”的协同效应还远未完成。


 “物质不灭,能量守恒”,凡事没有例外,能源转型既是世界潮流,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也是中国社会现代化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要求。减少化石能源消费,石油行业责无旁贷。当下世界能源转型已经进入拐点,而我们能源行业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因此,中国能源转型任重道远,时不我待。


北京柏艾斯科技是专业的电流电压传感器厂家,掌握霍尔磁通门等多种技术原理,为众多国内外用户提供OEM和ODM服务,更多产品应用请登录公司网站了解更多,www.passiontek.com.cn.

上一篇:蓝海再现 关于储能调频,你了解多少?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24小时定制电话:010-89494921